清潔工夫妻合遭欠薪50萬,將墨爾本公司告上法庭

原文刊载:https://www.abc.net.au/news/2019-05-13/cleaning-couples-claim-underpaid-almost-half-a-million-dollars/11105638

Migrant Workers Centre 翻譯

比利和杰姬

by ABC Ben Knight

 

在墨爾本Hume市政廳工作的吉米·拉克夫斯基(Jimmy Lakovski)臨時接到通知,要他參加一場週五下午的會議,那時的吉米並不知道他的合同將不能得到續簽。

 

“我完全不知情,”吉米稱。 “我以為會議只是跟往常一樣,聊聊我的工作進展而已。”

直到走進會議室的那一刻,吉米在墨爾本北部的Hume市政廳的表現都極為出色。

就在上個月,吉米的上司還就為市政廳開發客服部軟件一事,為他做出過表現優異的評估。

吉米認為自己的合同遭終止,是因他那打掃了Hume市政廳辦公室六年的父母而起。二老早前試著將市政廳清潔工程承包商的所作所為進行曝光。
“肯定是這個,不會有其他原因,”吉米表示。

“這令人難以置信。”

Hume市政廳未能就吉米未獲續約一事回复澳洲國家廣播公司(ABC)。

 

“我被毀了”

 

比利和杰姬是吉米的父母,兩人聲稱Makkim Pty Ltd公司僱傭他們為Hume市政廳提供清潔服務,但拖欠了兩人近50萬澳元的工資和退休年金(superannuation)。 Makkim Pty Ltd的另一個商業名字是Australian Environmental Cleaning Services (AECS)。

上週,比利和杰姬向聯邦法院提交了償還欠薪請求。

“我在精神和肉體上都被摧毀了,”杰姬表示。

據稱,夫婦倆一周分別要工作60個小時,常常要上夜班,且沒有超時或節假日補薪、加班工資、以及退休年金。

兩人甚至要自帶拖把和吸塵器等工具上班。

“我們必須24小時全天候待命,”杰姬表示。

“從第一天下午五點半到第二天凌晨三點。我們披星戴月。”

比利和杰姬稱他們常常搭對乾活,時薪只有10澳元。

孩子們越來越擔心夫婦倆的狀況。

 

“最令我傷心是看著媽媽的狀況越來越糟,”吉米表示

 

“(父母)不能跟我們在一起,只能壓抑地躺在床上。”

吉米的胞妹瑪麗哈對父母的遭遇憤怒不已。

“我的父母為公司披肝瀝膽,”瑪麗哈表示。 “週末,公共假日,他們工作的時間比在家的時間還長。”

 

市政廳稱償付清潔工工資不是它們的責任

 

澳洲國家廣播公司沒有收到清潔工程承包商AECS以及其母公司Makkim Pty Ltd關於欠薪一事的回复。

公司聲稱僱傭了450名清潔工,購買其清潔服務的客戶遍布墨爾本,有大有小,有企業單位也有公共機構。

Hume市政廳就是其中之一,這也是為什麼夫婦倆去年五月嘗試聯繫市政廳以求幫助。

在沒有收到回复的情況下,他們去信市政廳首席執行官多米尼克·艾索拉(Domenic Isola),稱“我們跟Makkim公司之間的問題是...沒有(依照法律)發薪水導致被欠薪,以及不按時發放工資。”

“我不知道你是否關心此事,但你是我們僅有的選擇,”信中稱。

他們還是沒有收到回复。

澳洲國家廣播公司聯繫艾索拉先生,詢問市政廳為何沒有就比利和杰姬兩人提出的清潔承包商欠薪一事展開調查。

在一份簡短的聲明中,艾索拉聲稱:

“我們不是單個僱員受僱條款的當事人,亦不必是。”

 

Hume市市長卡里·摩爾(Carly Moore)拒絕置評。

然而,澳大利亞總工會(ACTU)秘書長薩利·麥克邁努斯(Sally McManus)表示,市政廳不能撒手不管。

“我認為在供應鏈頂端的人應負責,” 薩利稱。 “諸如此類的市政廳以及其他一眾企業將工作外包,他們眼裡只有最低的價格。”

“但如果眼裡只有錢,那你就不會關心勞動者的工資是否低於最低工資標準 – 我認為你絕對應為此事負責。”

比利和杰姬現在換了雇主,工資也已獲合理支付。

上週他們向聯邦法院提交了Makkim和AECS應償還欠薪的請求。

“我們勤勤懇懇地工作,我要Makkim公司把它們從我這裡偷走的還回來,” 杰姬表示。 “我喜歡做清潔工作,但付我合理的工資,不要偷,不要佔辛勤勞動者的便宜。”

 

原文刊载:https://www.abc.net.au/news/2019-05-13/cleaning-couples-claim-underpaid-almost-half-a-million-dollars/11105638

Migrant Workers Centre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