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動法規漏洞:成欠上萬的移工合法欠薪

儘管聯邦政府同意原則上將短期移工納入合理保障。過去六個月,卻對此問題不聞不問。

 

來自中國的移工叢富因為雇主宣告破產而求助無門。

因為宗教信仰而在中國遭到迫害,叢富搬到澳洲尋求庇護。如他所說的:來澳洲,是為了尋求公平與正義!但,他卻發現自己陷入一連串的合法欠薪剝削中。

由於加入法輪功而遭到中國政府以【反政府】名義起訴,叢富因而失去二十多年的教職工作。此後,他下定決心離開他東北的老家,來到曾在書上念到的所謂公平與正義的淨土-澳洲。

「遠離家鄉本來就不容易,再加上我的年齡,簡直是雪上加霜。我已經不記得有多少回我與結髮妻子抱頭痛哭,真的是很艱難的一條不歸路。」

「如果不是因為我在中國已經沒有其他路可以走了,我絕不會做這個決定。」

叢富上了飛機到澳洲境內申請保護簽證,成了難民。申請庇護簽證送到澳洲政府手中,不久,他就拿到備有工作權的過橋簽證。在歷經多次挫敗後,他終於在墨爾本郊區的影印工廠找到工作。工作辛苦,工時也很長。但至少是一份穩定的工作,漸漸的他也開始適應澳洲生活。但去年十月一夕之間,該名雇主卻無預警地宣告倒閉。隨後,叢富被迫領取一張又一張雇主開出的空頭支票,總共,他被欠了高達$5,000元澳幣薪資及裁員賠償。

「我是做晚班的,得知工廠倒閉當天我們還去上班。根本不知道工廠已經宣告破產了。直到我們其中一名工人打給雇主,雇主才說我們沒有工作了」叢富告訴記者。

「在此之前,我有一堆無法兌現的銀行支票,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當時非常震驚,當時生活非常困頓。」

「我來到這個國家是為尋求政治庇護,只要你在澳洲有合法的工作權,你應該得到合理的法律支持。」

 

2012年,澳洲政府建立了所謂【第三方公平薪資理賠保障】(Fair Entitlement Guarantee :FEG),意味著只要雇主宣告倒閉,雇員可以透過第三方保險拿回被積欠的薪資。澳洲公民、永久居民都有領取該項保險的權利,最高可以拿到13周的欠薪,甚至是年假或是解雇等賠償,都受到該項保障。

但像叢富一樣的短期移工卻被該項體制屏除在外,多達90萬名在澳洲擁有工作權的短期移工,並不被納入【第三方公平薪資理賠保障】。儘管外界都知道短期移工在澳洲,是最弱勢的一群。尤其是雇主無預警宣告倒閉等狀況,所有的勞動者都應該受到保障。

(圖片來源:衛報)

維州總工會移工中心主任Matt Kunkel,告訴衛報記者,「很多雇主大量聘僱移工,惡意倒閉是為了規避肇責與賠償。逼迫移工接受小額的理賠,例如鳳凰公司 ( 英譯:phoenix companies ,雇主惡性倒閉後,再另起爐灶,規避賠償。)這類型的類詐騙行為不可行。」

「對於雇主莫名宣告倒閉,然後隔幾天再另起爐灶,為了規避欠薪問題。很多時候,當雇員發現雇主有意欠薪時,雇主常以將宣告倒閉遭到清算等理由,來要求雇員以小額的賠償來和解。這類事情很常發生在短期移工身上,因為短期移工不被納入【第三方公平薪資理賠保障】,而求償無門。

 

今年三月,前澳洲消費者委員會主席Alan Fels所出版的【移工報告書】中,對於移工勞動相關問題有諸多建言,其中更強調短期移工應該要被納入【第三方公平薪資理賠保障】。報告書中提到,相較於澳洲公民所有的保障,而移工卻被屏除在外,對於短期移工的差別待遇是不公平的。

這些移工有繳稅,也對【第三方公平薪資理賠保障】有所貢獻。移工報告書中提到,遽聞若將移工納入【第三方公平薪資理賠保障】,將會多花費近 $2000萬澳元。但,實際上數字應該不到這麼多,而且若移工被納入了,也表明了政府願意制裁鳳凰公司的決心。

政府原則上同意【移工報告書】中所提的22項建議,這些移工對稅捐有所貢獻,政府原則上同意移工應被納入【第三方公平薪資理賠保障】。但六個月過去了,政府卻毫無作為。

 

工業關係部發言人Christian Porter告訴記者,對於【移工報告書】的建議,政府基本上同意重新檢視該項政策。未來將會公告進度。

 

移工中心主任Kunkel告訴記者,「移工中心目前有許多案子都是因為雇主惡意倒閉,而求助無門的案子。如果短期移工有相較長期的勞動時間,這樣的動輒上萬元欠薪問題就不會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現。移工已經是澳洲境內最弱勢的勞動族群,時而面臨無家可歸,常需要在海外的家人來協助,又面臨黑工層出不窮的問題。在我們中心有多起勞工面臨雇主清算的案子,不只是在維州更是全國性的,這之中最常見的產業更是低技術初級產業,如:建築、服務業、肉業、資源回收業、人力仲介等。」

 

Swinburne大學城市轉型中心Peter Mares表示,「移工不被納入【第三方公平薪資理賠保障】是非常不合理的。初估全澳有將近90萬名移工不受到【第三方公平薪資理賠保障】【第三方公平薪資理賠保障】的原則是,勞動者不因自身原因而失掉工作,雇主宣告倒閉,這些應該受到保障。沒有理由為何短期移工不受到【第三方公平薪資理賠保障】,而公民或是永居簽證者可以,大家一樣失掉工作,一樣投訴無門。」

Mares近期出版了一本【還不是澳洲人】,書中檢視了澳洲短期移工的處境,政府將移工納入該保障的成本幾乎微乎其微,簡單的修法並不會對澳洲經濟有任何的損失。這就是當沒有任何人可以為你發聲,沒有政治籌碼時所會遇到的窘境。移工不太有工會代表,在民主層次上沒有發言權,不能參與投票、沒有選民願意靠邊,權利相當不受到保障。

 

Heloise Williams ,Job watch 勞資關係律師經手叢富的案子。他表示,「這個案子明顯地透露出澳洲對於移工的立法歧視,移工尤其在語言上相對弱勢,不了解自身勞動權益,更多狀況是雇主控制著他們的簽證。我見過許多違法情事,都是因為雇主對勞動者有相當的箝制力,因為移工在澳洲受到不對等的法律保護,他們要不欠薪,要不就是過長工時。」

 

叢富對自己的遭遇表示遺憾。

「我到這個國家來是為了尋求政治庇護,我遭到剝削卻無法得到這個國家的法律保障,這就是大家引以為傲的民主法治國家嗎?我意識到自己拿回欠薪的機會很渺小,但希望法律能有所改變,讓其他跟他一樣陷入窘境的移工,能受到保障。只要你在澳洲有合法的勞動權,你應該受到平等的對待與支持。」

(圖片來源:衛報)

 

記者:Yang Tian  Ben Doherty

新聞連結:https://www.theguardian.com/australia-news/2019/sep/30/legal-loophole-leaves-migrant-workers-with-thousands-of-dollars-in-unpaid-wages?fbclid=IwAR2ZekcVIJlQq-oUpnajrjmYuhy03pVmG87amEiMdZuFBS6IEBwvuEkLi_4

日期:2019/09/30

責任編譯:Sherry Hu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