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每天上桌的食物,是我們辛勤勞動的成果 (We Feed you)

你每天上桌的食物,是我們辛勤勞動的成果 (We Feed you)

“『特別是對我們這些背包客來說,純體力的勞動工作是很辛苦的。即使是機器,用了很多年之後也會磨損…』- Baali

......Walsh 議員:『可以請部長解釋一下,這些因為肺炎疫情而被困在澳洲的背包客以及短期移工們,為什麼卻被排除在澳洲經濟紓困方案之外? 』

Cash 議員:『感謝議員的提問。關於議員的問題,因為政府不能無限上綱經濟紓困.... 』– 議會諮詢, 2020.04.08

過去幾十年來,澳洲低收入、低技術的勞動性工作,幾乎是由這群沒有永居身分的各類短期移工簽證者在支持著。特別是關乎食物供應鍊的產業,大量的背包客、國際學生、短期移工簽證者,在農場採摘、包裝蔬菜水果,在肉廠的生產線上屠宰、分裝,在餐廳烹煮、端盤子,甚至是外送食物的外送員們,都在出賣勞力努力維持澳洲人民的每天生活的民生必須。

兩參眾議會針對短期移工以及大量欠薪問題的質詢報告,將在年底產出。目前全澳洲有超過170各質詢報告白皮書已經上傳,但是來自短期移工的聲音卻是少之又少…

 

Baali 的故事 

我上週五離職了。我感冒了根本沒辦法出門。生活還過得去,這幾天都在家休養,現在已經都好了。我剛拿到一個新工作,再三天我就要出發去Mildura採葡萄。我要趕快集到二簽,很多背包客都沒工作了,在短期間內,我覺得要飛回自己的國家有點困難,我爸媽都很擔心,但我相信我可以克服一切。

我今年26歲了,但很多人說我臉看起來很年輕。我來自中國大陸,成長於一個很普通的家庭。念了一個很普通的學位,我拿到大學學位,畢業之後就在科技產業找到一個工作,你可以說,我的人生非常平凡普通。畢業後我工作了一段時間,但發現那樣的生活無法滿足我。我上網做了一些功課,關於澳洲的打工度假簽證,看看我是不是可以申請。

我前一份工作是在Dandenong的肉廠工作。主要是紅肉: 羊肉跟牛肉。我下午2:30開始打卡上班,直到半夜11:30下班。我的工作是在生產線的最後一站,一箱一箱包裝好的肉品,經過生產線到我眼前,這些肉品已經分裝、切好、並依照品項分類,我只要把它放進箱子裡,並推到冷凍庫儲藏。

這是一家很大的肉場,從生產線看來大概有超過500名員工,大家都是從海外來的短期移工。有些人看起來像是來自中東、印度、泰國等,也有中國大陸、台灣、香港人。有些人是拿打工度假簽證、有些是難民簽。我不覺得驚訝,因為澳洲是多元文化的國家,大家看來都很友善,都很專注在自己的工作上面。

這裡的工作很辛苦,特別是對於從母語不是英文的海外移工來說。我們也沒有特殊專長或技術,只能更加努力工作,但這樣下來,工作真的很累也很辛苦。我常覺得痠痛,我的背、腰甚至是手指頭,關節以及腿。即使是機器在長時間的磨損下也會有報廢的一天。

我們從仲介那邊得知工作訊息,他們把工作訊息po在臉書上,也安排住宿。我住的地方有5個房間,總共9個人住在一起。每個人一週房租是$120,我的其他室友都是台灣人。我在家的時候,就會看看YouTube 看些東西打發時間。

我第一個工作是在Warrnambool的肉廠,當時我的工作是切肉,常常工作結束後,整個手指都不能動。我只在那工作兩週,因為不小心弄傷我的手,我當時切的是牛肉,很大又很重,我們動作都要很快,很多時候我都跟不上,然後就不小心弄傷我的手腕肌腱。

那是臨時工的工作,所以我就離職了。我並沒有告知主管,因為我根本不知道我有領取工殤保險的權利。我不知道,我的英文很差,而且我很內向,我常常不知道如何表達自己的想法。

在第一份工作後,我到Cobram的農場,採櫻桃。我在臉書上找到這個工作。我做了半天的車到農場最近的車站,路上看到很多動物,澳洲鄉下的景色,我覺得很累,我在路上並沒有多做停留。當時那個農場工作也是臨時工,而且是計件制,看你採多少賺多少,一個桶仲介付$12.50我一天大概只能採收5桶。我還記得第一週我平均下來一天才賺$25塊。到最後平均大概賺$60-80一天。而且還要看天氣,如果下雨就不能出去工作。

我等等傳我拍的影片給你看,這個農場很多人很多移工,我們都住在車屋。一間小小的車屋住五個人,有公共空間包括廚房和廁所及淋浴間。我在那邊賺的,還不足夠付房租。

來到澳洲後,我有想過回去中國大陸,我很想念家人,還有跟家裡的人共享的時間。還有我父母親的老家等等,想念家鄉菜的滋味。我都很懷念。但即使回到中國,工作、職涯發展、未來,都會有很多變化。所以暫時,我想我還是繼續背包客的旅程。

我的父母都是很傳統的中國人,他們希望我畢業後,找到一份工作,然後努力工作。然後結婚生子,很平凡的過一生。或許可以置產出租出去多些收入。我覺得那樣的生活就像豬的生活,沒有靈魂的生命,那是一攤死水的生活,但那是他們希望我過的生活。我並沒有照他們的意思走,我來澳洲看看不一樣的生活。老實說,他們對於我決定來澳洲打工度假很不能諒解也很不高興,但他們也沒辦法做甚麼。

我不知道未來會發生甚麼事,在澳洲我想多體驗與接觸大自然,而不是只是人群,城市或是每天就一直工作工作工作這樣。

我很享受這樣非常悠閒的澳洲生活,你需要有一些條件,像是房子或是口袋裡要有錢。旅行很花錢,在旅行中我每一分錢都很節省。我需要買車然後才可以旅行。必須要努力工作才可以賺錢,每天都要工作工作,但我相信有一天回想起來我會懷念這段日子。

我是個很樂觀的人,在之前,可能常遇到很多不是很平順的事。沒有找到好的工作,沒有賺很多錢,住宿環境很糟,但一切都會變好,而且會更好,我相信。

 

新聞出處: 

https://www.thesaturdaypaper.com.au/sites/all/themes/saturday/custom/we_feed_you/baali/index.html

插畫:Tia Kass

作者:Michael Green 

責任編輯:Sherry Hu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