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州農主無理解雇背包客,因其拒絕替他口交

昆州農主無理解雇背包客,因其拒絕替他口交

一名昆州的農主,無理解雇一名英國女性背包客,因其拒絕為他進行口交。

一名50歲男性,因法律訴訟官司正在進行而無法提供真實姓名,但日前他正因為兩條性侵、強暴,以及一條詐欺罪正在法院受審。

在2017年初,該名女性背包客準備到偏遠地區集二簽,在South Burnett遭遇此事。

在布里斯本的法庭上,被害人的朋友作證說,在該名女性離開農場後,他們曾在墨爾本討論此事。被害人告訴她:「他叫我再對他進行一次口交,我拒絕,然後我就被解雇了!」被害人向她陳述,她曾為被告進行兩次口交性行為。證人表示:「我們聊了一下事情的經過,她跟我說她做了甚麼,然後她就哭了,我也跟著哭了。」

提供按摩服務

另一個在農場工作的女性在法庭表示,當他們去超市的時候,農主會不經意地把手放在她的臀部上。該名證人表示;「我覺得很不舒服,因為我覺得他是我的老闆,不是我的男友或任何和我有關係的人。」該名證人更表示,被告非常霸道,當他要求她喝酒時,常讓她備感壓力。「他曾跟我說,你可以當我的妻子,我覺得很惱人,因為我不是去農場找老公的,我是去工作的。」

她表示:「每次這男生接近我,都讓我感到不舒服,他沒有付我薪水,他騙我說他的前妻以及他的小孩要來,所以把我趕出去,也沒有給我任何的補償,我失掉一個一到二年的工作,長期受到性騷擾,非常不愉快。」

該名證人是澳洲人,不是去農場集二簽的,她在找工作時,在徵才廣告上附上她的按摩執照。她表示,她願意替這位農主提供按摩,但絕非色情服務。

證人表示:「我第一次替他按摩時,我請他躺在床上,但當我一走進去房間時,發現他全身脫光,我馬上說,不! 然後拿毛巾幫他蓋上。」

她更在法庭作證,當她私下問農主是否有與背包客進行性關係時,他很坦然地承認。

一名警員也在法庭上作證。

性犯罪防治小組警員Tammy McErlean表示,她在2018年7月第一次跟該名背包客談話,而時間點已經距離案發時間一年多了。 她並表示,該名被害人並在第二次作證時,修改了證詞,時間點是在第一次報案九個月後。

「被害人說,在接受幾次的心理諮商後,她想要修改證詞內容。」警員 McErlean。

 

我覺得我被強迫

其他四名目前在海外的年輕女性,也透過影片提供她們在該農場工作時的相關證詞。

其中一名女性表示,在農場工作時農主刻意撫摩她的胸部。

她表示,「我們在農場工作,他突然就摸我的胸部,我覺得我被逼迫。」「我們整天都在農場裡工作,喝了一些啤酒,然後天黑了整個農場只剩下我跟他,我有點醉了,然後他說我的胸部很美,他想摸摸看。」

當法官問她為何覺得被強迫,她回答:「農場四周甚麼東西都沒有,我很怕他生氣,他讓我感到恐懼。」辯護律師Scott Lynch問該名女性,為什麼沒有在警察的報告書中提及此事。該名證人表示,她覺得很丟臉。

第二名女性作證說,她跟該名農主有過衝突,所以該名農主並沒有對她做甚麼。她說,但她說農主有一天跟她說,她的房間門並沒有上鎖,所以晚上只要他想做甚麼,隨時都可以進入她的房間。

羞愧及尷尬

另一名女性農場工人同時也接露關於農主的癖好。當證人被詢問為什麼沒有到警察局作筆錄時,她表示,她並沒有告訴任何人關於這件事。

「我真的很想忘記這些事,我覺得羞恥也覺得丟臉。」

第四名證人表示,她並沒有跟該農主有任何的接觸。她只記得該農主有一次在廚房刻意跟她貼近。

被告在法庭並未認罪。周三將持續開庭審理。

 

新聞來源:https://mobile.abc.net.au/news/2020-03-03/south-burnett-farmer-in-court-backpacker-committal-hearing/12016018?pfmredir=sm&fbclid=IwAR0UPKDeHXiK0gKgBP_RyGR7gbbpaQMYe8JqIhnwdBHWSbTYahHc-AG6Nl8

責任編譯:Sherry Hu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