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奶廠移工欠薪案正在聯邦法庭受審,而資方前所未有的利用房租來抗告

牛奶廠移工欠薪案正在聯邦法庭受審,而資方前所未有的利用房租來抗告

聯邦法院目前正在審理一起牛奶廠員工的集體欠薪訴訟案件,而資方以前所未見的房租來抗告。

新聞重點

  • 全國工人工會控訴其17名工人被欠薪高達一小時$4元
  • 資方Australasian Global Dairies(AGD)而現在以,勞動者當時所住的宿舍房租來抗告。儘管,當時資方張貼在網路上工作廣告註明,住宿是免費的。
  • 工會認為資方惡意剝削來自非英語系國家的移工

 

17名移工過去在維州偏遠郊區Warrnambool工作,日前在聯邦法院提出欠薪訴訟,控訴資方欠薪高達一小時$4元。

全國工人工會代表17名受害者出庭表示,AGD公司提出前所未有的抗告,並聲稱勞動者欠資方錢。

 

據全國工人工會的媒體聲明書表示,儘管過去在工作廣告上聲明免費住宿,但現在AGD公司卻往回追溯要求員工付房租。

員工現在被要求繳回一周高達$210的房租費用,儘管當時的住宿環境是8個人一間,還有人是睡在客廳沙發。

部分當時並未住在宿舍的員工,甚至被AGD公司要求追溯他們所積欠的住宿費用。而資方所提出的住宿費用,更高於當地租屋價格四倍以上。

AGD公司反控勞動者未付住宿費的爭議,直到近期在高等法院審理訴訟文件中曝光。

 

來源:https://www.abc.net.au/news/2019-07-30/dairy-workers-pay-claim-hit-by-surprise-counterclaim-for-rent/11365628?fbclid=IwAR1AkuAVIEFvstTCufXaw32MODZtyKQOxETiQWOZxd0-Md_oPc28jrswJso

 

全國工人工會維州秘書長Susie Allison認為,資方以房租來抗告是一種恐嚇戰術。她說:『原有的欠薪問題已經是不公義的,但又利用原本免費卻一夕之間變成要支付房租,來要脅員工欠錢,更是荒謬。這種恐嚇的手段並不會阻止工會會員,要求欠薪賠償的正當訴求。』

該欠薪案發生在2016-2017年間。AGD公司當時付背包客時薪 $18元,在牛奶廠工作。當時法定最低薪資為$22.12 - $22.86元,全國工人工會從員工薪資單的資料中,估計總欠薪金額高達$170,000澳元

秘書長 Allison表示,『資方善於利用勞動者不懂英語來故意剝削。這個欠薪案說明了我們現有的體制是崩壞的,弱勢的移工長期受到剝削,資方以移工不懂自身勞動權利的手段,來壓榨勞動者,以降低人事成本。資方惡意剝削持短期移工簽證者的問題層出不窮,違法也不容忽視,我們會持續替所有的勞動者爭取他們的權益,拿回欠薪。』

AGD公司在西南邊共有六個牛奶廠,當記者聯繫AGD他們拒絕回應。

 

記者:Matt Neal

新聞連結:https://www.abc.net.au/news/2019-07-30/dairy-workers-pay-claim-hit-by-surprise-counterclaim-for-rent/11365628?fbclid=IwAR1AkuAVIEFvstTCufXaw32MODZtyKQOxETiQWOZxd0-Md_oPc28jrswJso

責任編輯:Sherry Hu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