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ren的故事:背包客討回欠薪

一個從台灣來的背包客Darren如何組織一起工作的同事,追回欠薪澳幣$12,000?

 

Darren從開始工作的第一天就意識到他的老闆欠薪,在與一起工作的同事共同蒐集證據;採取集體行動後,他們終於追回高達澳幣$12,000的欠薪。

就如同其他數以萬計的海外青年打工族群一樣,Darren在前年持打工度假簽證入境。循著工作廣告,他在熱鬧的墨爾本市區,找到一間咖啡店的工作。如廣告中所述;全職工作加上法定最低薪資。Darren在未抵達澳洲前,就非常嚮往墨爾本的咖啡文化,而且徵才啟事看起來也非常吸引人。

但在上工的第一天,他就發現雇主以「前五個小時」試工期為由不給付薪水。而且一週60個小時的長工時,平均時薪居然遠低於法定最低薪資,只有$13-$14澳幣不到,沒有加班費更遑論病假給薪等。

短期移工在澳洲工作時,最常遇到的問題就是不了解自身的勞動權利。但Darren表示,「一般背包客是知道自身勞動權利的,但澳洲相關執法單位卻未盡到落實勞動規範的責任。Darren所待的咖啡店,也曾因為背包客到公平公正委員(Fair Work Ombudsman)申訴,調查員直接到咖啡店詢問店員,是否有違法欠薪的事實,但礙於雇主在現場,店員多因害怕而不敢告知實情。

Darren 對於雇主以試工期名義而不給付薪資,加上未給付法定薪資等問題相當不滿,多次想要舉報雇主並協助其他同事拿回欠薪。但是,想要申訴時卻感到困難重重。

他表示:「很多人以老闆對我不錯、人情壓力,不想找麻煩等理由而拒絕申訴。」他坦承當時也面臨相當大的壓力,因為雇主總是壓兩週的薪水,再加上如果直接跟雇主討回欠薪,恐會面臨被解雇並且一毛都拿不到的窘境。

但在此同時,他也利用線上app記錄每天的工作時數,並且保留所有相關工作的證據。他告訴其他同事他們被欠薪的問題,Darren解釋到,「每次當有一個新人進來咖啡店工作試工時,我都會把他拉到一旁,通常他們一聽到老闆並不會如徵才廣告所述地給付合法薪資時,都會相當憤怒,因為他們已經知道試工期老闆是不給薪的。我都會接著說,我未來會作一些行動,並問他們願不願一起加入。一同蒐集證據並且做集體申訴。」

Darren更表示,「一個人採取行動力量不大,但是一群人就有集體的力量跟聲音。」

他的雇主通常只雇用背包客,但因為大家都是從台灣來的,更能快速連結起來。同時也反應出抵抗雇主的黑心剝削,當勞動者有共同的文化及族群意識下,更能凝聚集體意識。

不久,Darren網路查詢時發現移工中心(Migrant Workers Centre)的訊息,以及所提供的法律與勞動協助。移工中心接下Darren的案子後,除了向Darren的雇主發出存證信函,並計畫在咖啡店外面進行抗議聲援行動。他同時也加入聯合工人工會(United Workers Union),在未加入工會前,他一直不知道澳洲的工會也可以保障服務業包括,咖啡店勞動者的權利。

雇主在收到存證信函後,又聽聞將會有抗議行動,隨即同意談判,並答應給付前員工$12,000的欠薪。

Darren 現在已經離開該咖啡店,他建議所有在澳洲打工度假的背包客,當你面對權利遭到剝削時,應該要採取行動或者是說出來。有行動至少還會得到協助,但甚麼都不說或不做,就甚麼機會都沒有。

如果你遭遇跟 Darren一樣的狀況,移工中心可以協助你,請寄信到我們信箱,或是臉書聯繫。

mwc@vthc.org.au

https://www.facebook.com/mwcvic/

責任編輯:Sherry Hu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