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 2019 | 移工薪資全澳最糟,但申訴欠薪意願低

記者: David Claughton,  Eliza Goetze

日期:2/11/2018

出處:https://www.abc.net.au/news/rural/2018-11-02/migrant-workers-worst-paid-unlikely-to-complain-about-wages/10455894?fbclid=IwAR2L5UdqpJh1WOU2rn3XnAsWmsvqzKQhulLqXEmpns831-L3Iaj-ndvgHFU

責任編輯:Sherry Huang

 

最新研究報導指出,在針對4,300人次研究調查結果發現,在澳洲農場工作的移動勞工是全澳薪資最低的,但其申訴欠薪的意願極低。

新州大學(NSW  University) 以及雪梨科技大學(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Sydney) 研究指出,被欠薪的勞動者多數保持沉默;甚至有人時薪低至$12。

研究報告共同作者,Bassina Farbenblum表示,被欠薪的多數是農場工人或是水果採集。有高達15%的人時薪甚至低於$5元。

她表示;「這在我們所有的研究產業裡,肯定是最低的。我們手上有很多欠薪故事,許多人甚至是做白工。」

3%的問卷回應者,更表示曾遭遇雇主或是房東非法扣留護照。

5%的人表示,曾經有找工作必須先拿押金的經驗。

有人的農場採果工作,只拿到$5元的薪資。

儘管移工的工作充滿許多剝削問題,只有10%的國際學生或是背包客曾經嘗試追回欠新,甚至多數的移工表示,他們有意識到工作剝削的問題。

研究主要發現:

  • 30%的研究參與者時薪只有$12甚或是更低。
  • 25%的國際學生表示曾領過最低時薪$12元,或更少。有43%的受訪者表示,曾領過最低時薪$15元。
  • 32%的打工度假簽證者表示,最低時薪領過$12元,46%領過最低時薪$15元。
  • 蔬果採收、包裝工或是農場工比起建築產業的勞動者薪資還要低,但是比餐飲、便利商店或是加油站還高。

德國背包客Bruno(匿名)與其他朋友,去年初在新南威爾斯的有機農場採收西葫蘆瓜和其他蔬菜。

他表示,被嚴重欠薪。

他說:「在電話中,農場方表示是時薪,一周周薪高達$600元」

「我們根本不知道我們會走進甚麼陷阱中」

但等到他們抵達農場時,卻又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

時薪非常低,扣稅前$17元,而且根本沒有穩定的時數。

最後,長達五星期的工作Bruno與他的朋友

「當時那個工作是計件工作,但是如果當天沒有果子可以採,就變得有點剝削狀況,特別是當他們還要扣我們的房租。」

農場主要求採取行動。

邦德堡的農業主聯合會主席Allan Mahoney,已經組織當地農業勞動活動長達8年。他希望可以完全的改變當地農場剝削狀況。

 (ABC Wide Bay: Eliza Goetze)

他表示,這些年來目睹農業主剝削問題以及媒體的報導,感到非常挫折。

人力仲介刊登合法薪資工作,實際上根本沒有給付合法薪資。

但同時又有高達150各移工在網路上找工作。

他同時提醒求職者注意這些不實廣告,但也無奈的表示對於為了拿到第二年簽證的背包客而言,甚麼樣的農場工作他們都願意做。

他表示:「不管怎樣都有違法漏洞,想要剝削這些年輕人。」

Mahoney說,大眾對於剝削問題的嚴重性根本不夠瞭解,做的也不夠多。

我們需要的勞動法規的強制力。

我們需要有利的犯罪事證。

現行有公平勞動委員會,澳洲聯邦警察,很明顯的這些執法的公權力,都還不能夠有效的制止這些剝削問題。他更相信這個剝削問題,不只是在昆士蘭。

他說;「在Lockyer Valley目前正面臨嚴重的問題,公平勞動委員所在地大概離半小時到一小的車程,然後,還是沒有任何的作為。」

 

人力仲介合法化

Farbenblum認為,如果重新檢視公平勞動委員會並且更動其行政業務或許可以解決回報欠薪的問題。他更希望這些國家公權力的支持系統能夠培養更多的多語言人才。讓公平勞動委員會可以協助更多的欠薪案件,並提出動議更改「公平勞權保證」Fair Entitlements Guarantee的政策,讓因宣告破產而受到波級的移工也可以透過FEG來拿回欠薪。

她同時認為全澳應該都要通過仲介合法登記法案。

人力仲介在農場非法運作,可能早就被發現了。但當公權力大動作地展開調查時,他們可能跑掉,但過不久就用不同的名字再次出現在農場裡。

Mahoney相信農主需要負擔更多的責任,特別是關於薪資的部分。

如果你發現工作招聘的內容寫的太好,或許與實際狀況根本是兩回事。

不應該拿天真當作藉口。

在你拿到退休金,確定你有受到工殤保險的保障,薪資大約在$28-30左右。如果你的仲介在薪資單上改了金額那有可能你的薪資不是合法的。

 

要求修改公平勞動法

公平勞動法準則在於接受所有的申訴,但是申訴過程卻非常複雜。

Farbenblum表示,申訴過程對於移工來說太過複雜,而且公平勞動委員會只願意接大案子可以做到警示作用。對於個人申訴案件根本不是長期解決之道。

「過去公平勞動委員會對於部分欠薪剝削雇主的調查行動,確實做的很好,但是他們並沒有真的保護到所有在澳洲的移工。」

 

背包客Harvest Trail

 

在採收季節到的時候,農主因為背包客課稅問題,而減少大量的背包客季節工。

在該項研究報告裡,60%的背包客與公平勞動委員會檢舉一無所獲。公平勞動委員會拒絕接受採訪,但表示會考慮參考【偷薪法案】(the Wage Theft in Silence)

他將會持續協助移工拿回欠薪或是其他勞動權利的損失,但目前最首先要做的是,這些移工懂得自己的勞動權利。

同時間,背包客Bruno相信對歐洲或是澳洲社群來說,移工也需要確保自己的薪資是合法的。

但我不懂的是,為什麼像澳洲看起來有法治的國家,卻允許這些違法事件一再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