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za和Roy的故事

2019年11月26日

 

从台北市白领转做澳洲肉厂工人,对任何一个人来说想必都不容易。一对来自台湾的年轻夫妻就发现澳洲的移民体系和对劳动法的制度化漠视是他们成功路上的畔脚石。

 

Riza和Roy

图片来源:Migrant Workers Centre

 

2016年Riza和丈夫Roy首次登陆澳洲昆士兰州的Caboolture。作为背包客,两人信心满满地以为只要努力付出就会获得回报,然而等待他们的却是绰号 “恐怖丘” 的Caboolture镇以及当地糟糕的居住环境,日益猖獗的工资盗窃和对员工的层层盘剥。

 

当时,两人的劳务中介介绍他们去一家草莓种植园干活,但所谓的介绍工作其实是个骗局。夫妻俩每人每周要付120澳元的住宿费,跟9到16人挤在一栋只有4间卧室的房子里。他们每天还要付5元的交通费用于在住处跟农场之间通勤。种植园老板只提供计件工资,并刻意保持工人之间的激烈竞争。付给诸如Riza夫妇这样的背包客的工资不合法,且远远低于劳动法规定的最低标准。

 

“(中介)他是个台湾人,他知道剥削台湾背包客不会遭到任何惩罚,”Riza表示。“我们是同胞,他这样的行为令人不齿。”

 

Riza夫妻二人之前都在台北市市长办公室工作过,他们明白澳洲联邦政府的移民政策是造成他们窘境的原因。因为为了在第二年获得新的签证,两人必须务农88天,而搬家的常态化则使寻求帮助愈发困难。

 

后来,两人在墨尔本西北90公里开外的Kyneton找到了工作。当地肉厂的工资较之前高,但仍不够法定最低标准。“我作为临时剔骨手的时薪是24.8澳元,比劳资裁定的34.8澳元要低很多,”丈夫Roy表示。

 

夫妻俩留意到本地员工的工资要比自己高出不少,主管们对他们也要比对自己客气很多。究其原因,本地员工基本上都是工会会员。

 

“大部分澳籍员工都是肉业工人工会的会员,”Roy称。“经过网上搜索,我与移工中心的Sherry取得了联系,向她寻求帮助。我很多台湾同事并不了解澳洲工会,对其持怀疑态度。台湾的工会比较弱小,这里不一样。” Riza夫妻随后加入了澳洲肉业工人工会,移工中心也正在与工会合作,以坐实肉厂盗窃员工工资的行为。

 

两人如今在墨尔本一家电子商务仓库工作,工资也得以依法发放。Roy还开始在TAFE学院学习汽车修理,希望日后能获得永居权,令两人能在澳洲安下家来。

 

澳洲移民政策会使针对外来工人的剥削行为更加复杂多变,但你拥有作为劳动者的合法权利。现在就致电移工中心,了解你跟同事们如何团结起来、赢得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