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riman的故事 – “我感到了团结的力量”

日期:2019年8月30日

从默默忍受被老板偷盗薪水,到加入工会的游行队伍并主张自己的劳动权利,Sriman花了三年多的时间。

2019年5月,由于受够了被一间意大利餐厅违法少付薪水且拖欠薪水,27岁的Sriman踏出人生中的重要一步。当晚,他高举横幅,跟数十名United Voice工会的支持者和积极分子们一起,在墨尔本著名食街Chapel Street举行游行,抗议餐厅老板偷盗员工薪资的行为。

“这对我来说是一次全新的人生体验,我感到了团结的力量,”Sriman表示。他2014年持学生签证来到澳洲,如今已经拿到了商业管理和专业会计两个硕士学位。

这么些年来,Sriman在求学的同时从事过例如送餐员、厨房帮手、比萨店店员等诸多工作。2017年,他找到了一间餐厅临时大厨的活儿,但由于害怕被老板举报而失去学生签证,自己不了解澳洲劳工法律,也不清楚留学生遇到问题应该到哪求助,Sriman一直忍气吞声。

 “为了收支平衡,我们需要每周工作至少45个小时,远远超出了20小时的工作限制。于是老板就威胁说他可以随时把我们举报到移民局,说我们违反了学生签证的逗留条件,”Sriman说。“所有的工资都是给现金,老板拒绝给我们工资条,也不给缴纳退休年金。”

Sriman尝试过向公平工作监察员(Fair Work Ombudsman)投诉,但收到的仅仅是一通电话回访。当工资迟迟不发,而账单也越积越多的时候,他觉得到采取行动的时候了。从朋友那里,他得知移民工人中心(Migrant Workers Centre)在为工人提供帮助,并在后来中心的介绍下,加入了餐饮业工人工会Hospo Voice。

“工会能直接针对工资盗窃现象,让贪得无厌的老板在媒体上曝光。劳动者集体跟老板谈判条件,与个人去谈完全不一样,”他表示。

不少人以为留学生个个都腰缠万贯,眼里只有名牌,但事实并非如此。跟澳洲的同龄人一样,Sriman勤勤恳恳,希望能经济独立,并建立自己的小家庭。

“我认识的留学生学习、工作都非常努力,我们希望能减轻家里的经济负担,”目前依然单身的他说道。“学习和工作的压力太大,以致我们根本没时间去社交,我们没时间去谈情说爱。”

现在,Sriman在一家新的餐馆打工,工资和其他福利都是依法发放。平时除了参加工会活动,他并没有放松一丝一毫。

“我正在学习面试技巧,今后也将继续提高我的语言水平,我想找份专业对口的工作,我想在澳洲安家,把父母从印度接过来,让他们在劳作一生后能安享晚年。”